(AM注意  / 捏造有)

(我去手機版的lof居然不能直接發文!所以就配了張圖!侵刪!)

  阿泰爾坐在圖書館裡,四周昏暗的光線使他疲憊。

  藉助火光他神情恍惚,回憶了一些事。他首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母親的面容在他年幼時就已經忘卻,對父親的記憶也只停留在父親被斬首時阿泰爾在門後聽到的重物落地的聲音。他想到的阿巴斯的懷疑,自己拯救導師,卡達爾的死以及親手殺死自己導師的事。阿泰爾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馬利克了無生氣的頭顱,瑪利亞將死的眼神,阿巴斯心口的致命傷。阿泰爾感到有一種多年未曾感到過的感覺湧了上來。他努力抑制著,身體因此微微顫抖。最後,他忍不住讓眼淚流了出來。他開始放聲大哭。

   阿泰爾有多少年沒有這樣哭過了?他是黎凡特最強的刺客,從來不把傷痛掛在臉上。即9使是瑪利亞死的時候,他也只是努力抑制住悲傷。但是,他現在已經無法再抵禦和化解這份情感了。只不過現在,他已經沒有了悲傷和痛苦,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平靜。

哭聲漸漸變小,轉換為低聲的啜泣。阿泰爾看著手中的金蘋果,這個無數次帶給他絕望的東西。他的視線愈來愈模糊,靈魂仿佛正逐漸抽離他的身體。恍惚中,阿泰爾仿佛又聽到了那個聲音,恍如隔世。


  “願你心寧平安,我的兄弟。”


  

   他笑了,隨即緩緩閉上雙眼,從此與世再無交集。


(最近的文力真是第到不行orz)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