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一下2016年关于ac有的没的涂鸦,浑浑噩噩过了一年多,觉得自己不进反退。暑假该收收心了。顺便我换了新电脑,虽然开机卡的要死但是终于能玩游戏了v.

哭呀哭呀哭我们一直在哭 好搞清楚自己的弱点 就算想前进却又不能前进 信号灯很快就会变啦

又陷入了很不好的情绪

內心又不好了 口吐幾十升鮮血

万年起名废的我(。

拉阿哈德家的小子和索菲安家的小子翻了脸,这事在刺客内部闹的沸沸扬扬,就连完全没听过这两个名号的村民们也略有所闻。就在上午阿巴斯·索菲安差点断了拉阿哈德家的香火。一开始大家本以为是俩孩子正处于气血方刚的年龄所以都当看热闹了,可后来阿巴斯把刀口都架阿泰尔脖子上了,大家才惊觉“艾玛这小子来真的啊”。此事甚至惊动了最高导师。后来两个人都被送去关禁闭了,当然阿巴斯关的更久一点。
阿泰尔被放出来回到自己住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东西都不见了。拉尔夫告诉他导师已经安排阿泰尔去别的地方住了。也是,出了那种事以后还和仇人同住一个屋檐恐怕阿巴斯的刺客生涯沾的第一滴鲜血就是同僚的了。阿泰尔本以为这是个好事,结果没想到他要和一个更讨厌的家伙住在一起。
当阿泰尔推开那扇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木板房门时,有两个人早就一个屁股占一个床的在屋子里头了。两个男孩长相特别相似,但看起来较小那个蓝眼睛的男孩眼中透着懦弱和胆怯,而较大的那个棕绿色眼睛的男孩却有着犀利和睿智的目光。阿泰尔愣了几秒钟,确定拉尔夫没有提供错地址,才开口说道“所以,你们两个人睡两张床?”
年长的那个开口了“不然呢,我们还能分身?”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阿泰尔“你就是最高导师说的要和我们挤一个屋子的家伙?”阿泰尔心想这人臭屁什么,不都和自己一样是灰袍么。他自习打量了两个人,觉得越发像父亲所说的“刺客大师阿塞夫的两兄弟?”阿泰尔开口说道。“正是。拉阿哈德家的子嗣,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年长的那位蹭到他弟弟的身边“我,马利克·赛义夫,这位是我的弟弟卡达尔·赛义夫。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室友。不过,在不管哪个刺客来处理你床的问题之前,只能委屈你打地铺了。”“这凭什么——你就忍心看着你们的新朋友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马利克嗤笑一声,说“你完全可以发挥你的刺客本能躺在天花板上。还有,朋友这个称呼,得看咱们的磨合。阿泰尔。”不管阿泰尔如何死缠烂打想要有床位给他,两兄弟就是不同意。最后,阿泰尔只好在两人之间铺上了草席,悻悻睡去。

「等找到金蘋果之後,我就休息。」




遊戲裡,戴斯蒙跑去騷擾肖恩的時候肖恩總是會說「Hello Desmond,go away.」 現在戴斯蒙走了,再也不會來煩他了。